• <nav id="owgug"><code id="owgug"></code></nav><nav id="owgug"><code id="owgug"></code></nav>
    當前位置:首頁?>?環保法治 > 正文 >

    環保企業申請仲裁卻6次延期?

    2021-07-30 10:14來源: 中國環境報編輯:雪兒
      與建設項目配套的污水處理站建成后,卻遲遲兩三年等不來污水,拿不到服務費。一邊是項目建設方甲方未就其違約行為給予合理解決方案,另一邊是乙方污水處理站無法收回建設投資不說,還要為維持基本運營能力每天繼續投入人力物力財力。長此以往,日子何以為繼?2020年1月,乙方通過仲裁,要求甲方賠償8000萬元。2021年7月22日,乙方第六次收到延期裁決通知。案子為何一拖再拖?
      污水處理站建成卻不能商業運營,協商無果提起仲裁
      王俊是中關村至臻環保股份有限公司(原名為西藏神州瑞霖環??萍脊煞萦邢薰?,以下簡稱至臻環保)的一名員工,今年是他來云南省瑞麗市畹町經濟技術開發區的第五個年頭。這里地處瑞麗市東部,與緬甸九谷市相鄰,是中國對緬貿易的國家一級口岸。
      2016年11月,北汽云南瑞麗汽車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北汽瑞麗)通過公開招標方式,與王俊所在公司簽訂《北汽云南瑞麗汽車有限公司生產項目(一期)(汽車產業基地技術改造項目)污水處理站工程BOT項目經營合同》(以下簡稱《經營合同》)。
      雙方約定,由王俊公司負責BOT項目的融資、建設及運營,北汽瑞麗不參加項目的建設及運營,但需在運營期內依約支付服務費;運營期屆滿后,王俊公司將符合合同約定的污水處理站移交給北汽瑞麗。雙方還約定項目總投資額為4028.77萬元,經營期為20年。
      根據中標通知書,建設期為2017年5月1日具備進水條件。2017年3月31日,污水處理項目建設完成。經王俊公司敦促,當年11月3日,雙方對該項目完成驗收。之后,王俊公司依協議約定申請開始商業運營。
      問題就在這時候來了。王俊在電話那頭告訴記者,北汽瑞麗對他們公司的申請一直沒有回復,也沒有給一個合理的解釋,此后雙方就項目的回購及補償進行多次磋商,但未達成一致。
      無奈之下, 2020年1月21日,王俊公司向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以下簡稱貿仲委)提起書面仲裁申請,請求裁決解除合同,支付違約賠償金8000萬元。
      爭議核心問題:BOT合同是個什么性質的合同?
      2020年3月16日,貿仲委受理本案,由于疫情原因,直到當年10月9日才開庭審理。在雙方眾多爭議焦點中,其中一個最為關鍵的是BOT合同的性質和效力問題,這直接關系到其他爭議問題是否還有爭議價值。
      北汽瑞麗堅持認為,該BOT項目仍處在建設階段,不是政府項目,只能適用建設工程相關法律,合同本身是無效合同,項目未進入運營期不構成違約,無需支付任何費用。
      至臻環保法務風控部部長李歡說,以BOT模式承建環保項目在業內非常常見,北汽瑞麗在其惡意違約后主張合同無效,違反了誠實信用的基本原則,不應當得到法律支持。
      據李歡介紹,公司在2021年7月19日收到貿仲委詢問是否調整仲裁請求的函后,立即組織了一場研討會,邀請業內專家、民商法教授以及多位該領域資深律師參與討論。
      大家一致認為,根據當前法律界對BOT模式的普遍認識,同時參照涉裁合同招標公告對投標人資格要求以及《經營合同》的內容,涉裁合同是以運營和投資為主要內容的非典型合同。
      此外,根據法院系統公布的案例以及行業慣例,BOT模式涉及投融資、建設、運營及移交等多個項目階段,且以投融資、運營為主要法律關系的一種商業模式,其合同性質明顯區別于建設工程合同。
      再有,BOT模式并不局限于政府項目,各大國企、民營企業出于融資的考慮,也經常采取BOT模式來選擇服務商或供應商。從公開的司法案例中也可以看出,基于BOT模式發生爭議時的涉訴主體雙方都是民營企業的情況也大量存在。我國法律并未規定只有政府方和社會資本方才可以采用BOT模式建設、運營項目,涉裁雙方簽署BOT模式的經營合同不存在主體不適格的法律障礙。
      而對北汽瑞麗認為合同無效的觀點,在至臻環保代理律師郝路看來,首先,涉裁雙方具備完全民事行為能力,具備簽署涉裁協議的能力;涉裁協議是雙方真實意思表示的合意;合意內容和協議履行均未損害國家利益或公共利益、串通損害第三人利益,也沒有違反法律強制性規定的內容,因此是一份有效合同。
      其次,BOT合同具有絕對獨立性,合同效力不受申請人與第三人簽署的建設工程施工合同效力的影響,被申請人據此抗辯沒有法律和事實依據。
      至臻環保還提到了一個頗有說服力的事實是,其與同屬北汽集團的北汽藍谷麥格納汽車有限公司曾就北汽鎮江產業基地的污水處理站項目簽署過投資、建設、運營項目的BOT合同,而該項目合同目前處于正常履行狀態。
      為何6次延期仲裁?
      2021年7月22日,至臻環保收到貿仲委通知,因仲裁程序進行的需要,仲裁庭無法在2021年7月19日以前作出裁決,故延期至2021年9月19日。
      李歡告訴記者,同樣的內容和理由,這已是貿仲委自2020年12月第一次延期后的第六次延期了。
      延期意味著維護成本的持續增加和損失的進一步擴大,加之巨額的前期投入,至臻環保早就等不起了。
      2021年3月18日,也就是在第二次延期期間,至臻環保給貿仲委去函商請盡快予以仲裁。這份文件提到,申請人為確保被申請人在昆明、瑞麗的整車生產資質不因污水處理問題而喪失,始終堅持安排專業人員盡心維護,在該項目上的設備設施建設和維護、員工工資發放、藥劑耗材采購、車輛和房租支出等開支從未間斷并延續至今,平均月運營成本5萬元以上。
      然而,又3個月過去,仍無下文。至臻環保隸屬的中關村發展集團也著急了。
      2021年6月21日,中關村發展集團致函貿仲委,稱至臻環保作為中國環境保護產業協會常務理事、首屆環保管家服務技術聯盟盟主單位,在環保服務方面有一定的引領示范作用;且至臻環保作為推動中關村節能環保領域科技創新發展的支撐單位,將在助力北京“碳中和”目標達成中發揮重要作用;本案裁決結果不但將影響本項目結果,也將對環保行業良性發展產生較大的影響。
      李歡無奈地說,“案件自受理之日起到現在已過一年半之久,之前因為突發疫情延期開庭是可以理解的,現在不知道為什么作出裁決的時間會一再延期。這個案件給我們公司造成的影響很大,我們還查到北汽瑞麗現在面臨的訴訟和糾紛非常多,不知道公司何時才能真正收回投資,彌補一些損失?!?/div>
      在瑞麗堅守的王俊觀察,“北汽瑞麗整個汽車產業基地項目迄今沒有投產跡象?!?/div>
      郝路告訴記者,之前選擇仲裁程序解決爭議,也是考慮到仲裁程序能快速了結爭議,但現在6次延期已背離了初衷,希望仲裁庭綜合考慮,盡快作出公正裁決。
      記者還就此案采訪了一位不愿具名的律師,他曾多次代理過此類案件。除了對至臻環保的觀點表達支持以外,他還想提醒所有的環保企業,投標BOT項目,不僅要考慮BOT項目建設、融資、運營中的風險,還要考慮前端甲方的信譽和建設項目本身可能會有不確定性的風險,“皮之不存,毛將焉附?!?/div>
      案子后續進展如何,本報將持續關注。
     ?。ㄎ闹型蹩榛?/div>
      涉BOT案例速遞
      根據2019年8月6日,北京正實同創環境工程科技有限公司與寧夏泰益欣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一審民事判決書,寧夏泰益欣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案涉項目甲方)與北京正實同創環境工程科技有限公司(案涉項目乙方)就泰益欣公司環保設施升級改造采用BOT模式達成合意,雙方在發生糾紛時,寧夏高院明確在判決中表示案涉項目“包含建設、運營和移交三個環節,不同于一般的建設工程施工合同,它在本質上屬于一種特殊的民事合同,由合同法進行調整”,并判決由泰益欣公司向同創公司支付建設投資費、逾期付款滯納金、終止運營合同的預期利益損失等費用。泰益欣公司不服,上訴至最高人民法院,最終被最高人民法院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案件來源:中國裁判文書網   作者:王瑋
    国产一级婬片A片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