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owgug"><code id="owgug"></code></nav><nav id="owgug"><code id="owgug"></code></nav>
    當前位置:首頁?>?環境要聞?>?熱點追蹤 > 正文 >

    蘇州河重生記

    2021-07-30 10:14來源: 經濟日報編輯:遙城
      蘇州河重生記
      “多年前,蘇州河邊沒有垂柳,沒有樹木,河風吹過能聞到惡臭之味,河面死氣沉沉,無聲無息、無魚無蝦……”這是一段來自上海中學生作文的描述。養育了申城百姓的“母親河”,曾是一條“黑河”“臭河”。
      在老一輩上海人眼中,蘇州河幾經沉浮,從上世紀50年代的“淘米洗菜”到80年代的“魚蝦絕代”再到如今的“人見人愛”,這條河流見證了民生的改善,支撐了城市的發展,映射了時代的變遷,更講述了一段從“人水矛盾”到“人水和諧”的上海故事。
      涅槃
      蘇州河源自太湖,經蘇州進入上海,途經上海中心城區,最后匯入黃浦江,在上海境內全長53.2公里。蘇州河水原本是清澈見底的,但隨著上海經濟社會的快速發展,工廠大量增加,人口密度不斷加大,大量生活污水與工業廢水等未經處理,直接排入蘇州河。到1978年,蘇州河在上海境內全部遭受污染,市區河段終年黑臭,魚蝦絕跡路人掩鼻。
      當年,在外灘蘇州河與黃浦江交界處,那道著名的“江河黑黃分界線”提醒著人們不要以犧牲環境作為發展代價,嚴重的污染不僅破壞了城市環境,更影響著市民的飲水健康和農產品的質量,制約著上海市的發展進程。
      “蘇州河的污染原因是多方面的,然而最主要的原因是城市基礎設施規劃和建設遠遠落后于城市的發展速度,使蘇州河成了市區企業和居民天然的排污場所?!鄙虾J兴畡站窒嚓P負責人告訴經濟日報記者,上世紀80年代初,上海市區工業廢水和生活污水每日約為490萬立方米,其中300萬立方米不經任何處理直接通過管道排入黃浦江、蘇州河等河道,導致蘇州河及其10余條支流終年黑臭。
      “70后”王玲是土生土長的上海人,在她的成長過程中,正好趕上了蘇州河污染的“加速期”,看著母親河一天天變得“黑如墨”“臭如糞”,如何讓蘇州河“重生”成了他們這代人共同的愿望。
      “1998年,我得償所愿,大學剛畢業就進入污水處理行業,一方面是因為情懷,另一方面也是因為污水處理在當年是‘吃香’的朝陽行業?!蓖趿崛胄械哪悄?,上海市通過了《蘇州河環境綜合整治方案》,正式開始實施以消除黑臭為目標的蘇州河環境綜合整治一期工程(“蘇一期”),轟轟烈烈的蘇州河綜合治理工作也讓環保產業迎來大發展。
      前三期治理工程總計投入140億元,第四期預計投入254億元。通過截污納管、清淤疏浚,污水處理、綜合調水,泵站改造、拆除搬遷,生態修復、景觀提升等綜合治理系列工程,截至去年年底,蘇州河干流水質達到Ⅳ類,支流基本消除劣V類。
      “蘇四期”的背后藏著一連串令人稱奇的數字:上海已在全市范圍內完成了42.5公里的蘇州河兩岸貫通,1864條段、1756公里城鄉中小河道的整治,打通了斷頭河3000多條,完成4200多個小區和1.7萬個市政企事業單位的問題改造,完成1700多個直排污染源的截污納管和54座雨水泵站的治理,城市污水處理能力達到了840萬立方米/天。
      那條印象中水清岸綠、魚翔淺底的蘇州河“重生”了。
      蛻變
      先進的工藝優化了出水質量,數字化的設備實時聯網監測排入蘇州河的出水水質,花園式的廠區甚至成了附近居民的休閑去處……記者怎么也想不到,在地處長寧區、閔行區交界處的虹橋污水處理廠會看到這樣的景象。
      “沒有機器的轟鳴,沒有污水的異味,現在的污水處理廠跟以前相比已經大不一樣了?!睆氖挛鬯幚砉ぷ?0余年的虹橋污水處理廠廠長曹雋全程參與了蘇州河的污水處理工程,見證了“黑臭河道”變成“碧水蕩漾”。在他看來,污水處理廠的改造升級就是蘇州河告別污染的驅動力。
      “污水處理能力建設對河湖治理至關重要?!辈茈h一邊介紹著偌大的廠區一邊告訴記者,以前的污水處理廠規模很小,處理標準也不高,每天幾萬立方米的處理能力都算大廠,而現在的虹橋污水處理廠已具備20萬立方米/天的處理能力,出水達到一級A標準。隨著污水處理廠擴容及改造工程實施,以及一批污水處理廠的興建,上海市已經從根本上解決了污水處理供需矛盾,更多優質再生水流入蘇州河。
      在廠區出水口,曹雋取出一杯處理好的、即將排入蘇州河的水樣本,只見水質清澈晶瑩,沒有任何雜質異物,很難想象這杯水的前身竟是又臟又臭的生活污水。污水變清水,這背后是工藝的進步,預處理、二級生物處理、深度處理、尾水消毒等多種現代工藝,保證了污水處理的質量。
      “蘇州河水環境的改善除了好工藝,更要好管理,不僅要靠人腦,更要靠電腦?!辈茈h表示,以虹橋污水處理廠生產運行監控系統為例,其監控的水質信息在平臺上一目了然,以前需要現場巡檢、化驗的水質檢查,如今都可以采用自動化遠程視頻監控的形式完成,使得水質監測節省了人力資源,同時也變得更加科學精準。
      “為了監控預警、達標排放,建立了全方位、全時段的出水水質監控體系。在線儀表數據同時上傳至區、市、國家環保平臺,接受各級生態環境部門的監督?!辈茈h介紹,該廠上級母公司內部還建立了廠級、公司級中控水質監控和異常運行體系,一旦發現污水廠出水水質異常,馬上就能預警處理,確保連續穩定達標排放。
      共生
      “村民翻建、改建房屋,雨污水排放必須符合分流標準;愛護河道,不將垃圾、糞便等污染物倒入河道中污染水源……”在上海閔行區華漕鎮趙家村,村里張貼著這樣的村民自治公約。
      “如今,村民們都愿意共同維護蘇州河的水環境了?!比A漕鎮趙家村黨總支書記、河長馬明告訴記者,蘇州河支流李庫江、周涇港流經趙家村,從前這里水環境污染嚴重,近年來通過圍繞以水環境治理建設美麗鄉村,打通村內河道水系增強區域水動力,打造三級河長機制強化辦事效率,建立界河共建機制共同維護蘇州河水環境。村里的環境好了,村民也隨之形成了環境共治的理念?!艾F在,如果發現有人在河邊洗衣服、有人往河里亂扔垃圾等不文明行為,一定會有村民出面制止,大家都能做到共同愛護環境?!瘪R明說。
      “要知道,2017年華漕鎮178條河道水質達標率僅約10%,黑臭水體數量可是‘全區之最’?!?017年,臨危受命的金文擔任華漕鎮水務站站長,他帶領華漕鎮對境域內黑臭河道下狠勁治理。從河道到岸上、從農村到社區、從底泥疏浚到生態修復、從管網改造到泵站建設,蹚出了一條多效協同的治水之路。
      經過近3年的河道綜合治理,華漕鎮水面積增加了10萬多平方米。到2019年底,華漕鎮河道水質達標率95%以上。如今,岸邊白鷺飛,水中魚兒游,村里人再也不喊著搬出村了。
      水環境好了,經濟效益也越發凸顯。如今的趙家村里建起了民宿、會員制農場以及親子教育基地,不少企業看中這里的水景紛紛入駐興業,綠水青山實實在在地轉化成金山銀山。
      走在趙家村最美河道周涇港沿岸,記者看到了正在巡河的華漕鎮副鎮長、副總河長喻文熙,只見他拿著手機走走拍拍,不時還在手機上做些記錄。經介紹,原來喻文熙正利用上海河長APP進行巡河,在過程中發現問題可通過語音、照片、視頻、文字等載體上傳到上海市河長制工作平臺系統,并及時推進問題解決。
      “上海城依水而建,上海人依水而生。隨著生活水平提高,百姓與水的關系更加親密,更加意識到水的珍貴,意識到水保護的重要性。無論是小到一個村落的支流,還是大到一個城市的干流,我們都要守土有責,保護好一方水土,消弭人水之間的矛盾,構建人水之間的和諧,我們將得到更多的獲得感和幸福感?!庇魑奈跽f。(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 李 景)
    国产一级婬片A片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