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owgug"><code id="owgug"></code></nav><nav id="owgug"><code id="owgug"></code></nav>
    當前位置:首頁?>?強化督查 > 正文 >

    工業園區要成為綠色發展的標桿

    2021-07-29 11:27來源: 中國環境報編輯:雪兒
      近日,第二輪第三批中央生態環境保護督察已順利完成對8個?。▍^)的督察反饋。值得注意的是,在對本批被督察省份的反饋意見中,工業園區及集聚區等相關環境問題都以不同篇幅、不同表述出現,工業園區存在管控不嚴、管理不到位等問題,亟待加大整改力度。
      環境污染問題突出,“集中治理”淪為“集中排污”
      發展工業園區已成為推動我國工業發展轉型的重要模式之一。但是,在一些地方,作為經濟發展“引擎”的工業園區只重視招商引資,而忽視生態環境保護,導致園區成為污染企業的“避難所”,名義上是對企業實行集中管理、集中治理,實為“集中排污”。這一點在督察報告中,不少省份榜上有名。
      在對安徽省的督察報告中指出,滁州市定遠鹽化工業園企業通過雨水管網偷排污水、治污設施不正常運行等現象普遍。宿州經濟技術開發區部分企業長期超標向園區污水處理廠排放廢水,COD濃度最高達1873mg/L,污水處理廠出水不能穩定達標。
      類似的現象湖南省和河南省也有。督察報告中指出,湖南衡陽市松木工業園污水處理廠存在鉈超標排放現象,常德市桃源縣陬市工業園內企業存在直接將第一類污染物排入污水處理廠的現象,株洲市攸縣攸州工業園多家企業仍使用簡易鍋爐燃燒煤炭、木材,無污染治理設施。河南省新鄉市孟莊工業集聚區污水處理廠排水總氮濃度頻繁超標,周口市太康縣、平頂山市葉縣產業集聚區大量污水直排。
      不僅如此,督察組向河南省反饋督察情況時,指出其存在治污設施靠“吃藥運行”的問題。如開封市精細化工園區污水處理廠主要收集處理農藥、化工企業排水,在尾端大量投加COD去除劑。
      工業園區、集聚區為集中治污創造了良好的條件,本可以統籌基礎設施建設,提高治污效率,降低治理成本,但有些園區將治污設施當“擺設”、不正常運行;有些園區沒有治污設施;還有些園區以“加藥”等手段弄虛作假應付督察。對園區存在的污染問題,各地須高度重視,加大力度予以解決。
      對入園企業把關不嚴,為違法企業撐起了“保護傘”
      在一些地方,不少企業有這樣的錯覺,認為只要搬進工業園,就如同獲得了一把“保護傘”,面對各類環保檢查就可“高枕無憂”。那么,究竟是誰給企業這么大的膽量?本次的督察報告也給出了答案。
      法治意識淡薄,存在違法違規審批等問題。在對江西省的督察報告里,僅僅兩段文字,四百余字,就出現“違規”“違反”“違法”9次,頻次密集程度實屬少見。報告指出,抽查贛州、吉安、撫州等市6個縣發現,均存在大量違規占地和建設現象。贛州大余縣違規占地近900畝建設工業園區。撫州市金溪縣違反城鄉規劃法,采用企業先建設、政府后供地的辦法招商引資,違法占地200余畝。
      督察組向安徽省反饋督察情況時指出,蚌埠市及固鎮縣盲目推動安徽固鎮經濟開發區上馬工業項目,在被實施涉水項目限批期間,仍強力推動6個涉水項目通過環評審批。
      此外,山西省呂梁市、陽泉市及太原市清徐精細化工循環產業園存在新建項目減煤方案弄虛作假問題,以減量替代為名,行增加煤炭消費量之實。
      降低入園門檻,放松監管。在江西省吉安市永豐縣循環經濟產業園、撫州市南豐工業園2017年以來分別違規引進5家和8家企業入園。湖南省郴州市永興縣太和工業園必須辦理危險廢物經營許可證的11家入園企業中僅3家取得危險廢物經營許可證。江西省九江市及永修縣有關部門違反負面清單要求,在工業園區范圍外違規審批星火獅達科技年綜合利用6萬噸有機硅廢物化工項目。
      一些地方政府為入園企業干擾行政執法。永豐縣政府擔心企業受行政處罰而不能享受退稅政策,相關部門只檢查、不處罰,縣循環經濟產業園多家企業違法行為長期不整改。只檢查、不處罰,表面上是為了服務企業,實際上是漠視法律法規,助長企業違法排污的歪風。
      監管缺失現象普遍,平時不作為,急時亂作為
      督察報告還指出,工業園區“管控不嚴”“管理不到位”,有關部門責任沒有得到落實。督察組向遼寧省反饋督察情況時指出,全省仍有1個國家級和6個省級園區未完成規劃環評編制工作,丹東邊境經濟合作區集中式污水處理設施建設緩慢,阜新市皮革工業園、丹東市前陽經濟開發區污水處理廠運行不穩定……沈陽經開區管委會主體責任落實不到位,化學工業園大量污水直排,區域環境空氣質量持續惡化。
      督察組向云南省反饋督察情況時指出,云南省昆明市西山區??诠I園區污水處理廠擴容提標工程建設滯后,昆明市及西山區敷衍應對,僅采取沙袋封堵及回抽措施來處理雨水口直排污水問題;部分企業長期通過暗管將生產廢水直排螳螂川。
      有些地方平時不作為,急時亂作為。在河南省大周鎮產業集聚區,鎮政府為應付中央生態環保督察,以一紙公文要求打銅米、鋁米,打鋼絲,篩選鋁屑,拆解涉油污電機等企業一律停產,涉嫌“一刀切”,管理方式簡單、粗暴。
      江西省大余縣政府不僅不履行屬地監管責任,反而為明發礦業違法生產說情開脫。2019年以來,明發礦業非法處置危險廢物7000余噸。
      工業園區是各地經濟發展的重要載體,需進一步加強生態環境監管。各地應把好入園“關”,通過嚴格監管,推動企業加強污染治理,讓園區真正成為推動綠色發展的高地和樣板。作者:張倩
    国产一级婬片A片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