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owgug"><code id="owgug"></code></nav><nav id="owgug"><code id="owgug"></code></nav>
    當前位置:首頁?>?政策發布 > 正文 >

    安徽曝光六起典型案例背后問題值得深思

    2021-07-28 15:06來源: 中國環境報編輯:雪兒
      今年6月,安徽省啟動了2021年第一批省級生態環保督察工作。4個督察組于6月21日至7月11日進駐池州、六安、宣城、黃山四市,開展自然保護地專項督察。
      近日,安徽省公布了6起督察典型案例。從通報的案例情況來看,被督察地市在自然保護地工作上還存在短板,區域生態環境問題突出,應引起高度重視。
      規劃缺失,管理保護無據可依
      自然保護區總體規劃是建設、管理和保護自然保護地的綱領性文件。規劃缺失,保護工作的開展就沒有了依據和指引。
      池州市貴池區十八索省級自然保護區瀕臨長江南岸。2004年,貴池區編制了《貴池十八索省級自然保護區總體規劃》,規劃期限為8年,2012年原規劃到期后,貴池區未組織編制新規劃,也未組織開展自然保護區保護管理現狀調查和評價,導致保護區內各類問題由少變多、從簡單變復雜,長期累積、積重難返。保護區主管部門和管理機構日常管理嚴重缺位,在近年來涉及自然保護地的各類排查整治專項行動中,從未上報十八索自然保護區任何問題,對保護區核心區、緩沖區內顯而易見的各類生產活動監管不力,十八索生態環境保護管理站甚至將辦公、生活場所產生的生活污水直排十八索湖。
      黃山市祁門縣于2007年設立51個縣級自然保護區時,未執行《自然保護區條例》規定報省政府批準,僅由縣政府批準設立,沒有開展綜合科學考察和全面資源調查,盲目、隨意大面積劃定自然保護區。保護區保護對象不明確,區內存在大量茶園、農田和村鎮。51個保護區劃定后,未按要求設立專門管理機構、編制總體規劃、開展勘界定標,范圍界限不精確。
      由于保護區設立時未經科學論證,保護什么、如何保護,均未明確,依法依規管控實施困難。但祁門縣長期以來存在等待觀望、畏難退縮的情緒,既未積極推動自然保護區科學優化,也未對自然保護區存在的違規問題開展排查整治、提出整改方案,致使祁門縣自然保護區問題多年處于擱置狀態。
      責任缺失,違規行為頻發
      生態保護紅線不能逾越。但從安徽省公布的典型案例來看,在一些地方政府眼中,這條紅線卻是“虛線”,在本應被保護的地方大肆開發,片面追求經濟效益,肆意踐踏生態保護紅線,違規行為頻發,生態環境問題突出。
      六安市霍山縣佛子嶺省級自然保護區是安徽省大別山地區植被類型及野生動植物資源的薈萃區域之一。2002年,原霍山縣國土資源局與某公司簽訂為期70年協議,將佛子嶺省級自然保護區1500公頃土地租賃出去用于旅游開發,占保護區面積的22.5%。該公司在佛子嶺省級自然保護區內開發建設的大別山主峰白馬尖景區、大別山莊旅游度假村等旅游設施位于核心區、緩沖區,旅游線路貫穿自然保護區。部分旅游設施建設、旅游娛樂等活動,破壞了保護區的生態環境。
      G3W德上(德州至上饒)高速池州至祁門段項目全長約91.8公里,其中池州市石臺縣境內長30公里,分別經過秋浦河源國家濕地公園、安徽石臺溶洞群國家地質公園等自然保護地。
      2018年,原安徽省環保廳在環評批復中明確要求:嚴禁在風景名勝區、濕地公園、森林公園、地質公園及水源保護區范圍內設置取土場、棄渣場、預制場、拌合站等大型臨時設施。
      然而,建設施工單位頻頻違反環評批復要求,在未征求自然保護地主管部門意見的情況下,在秋浦河源國家濕地公園內,違規建設拌合站、棄渣場等多個大型臨時設施。當地林業部門和自然資源部門,未向自然保護地主管部門核實,就將相關林地、土地作為臨時建設用地批準給高速公路建設施工單位使用,且后續監管不力,管理缺位。
      分析這些案例不難發現,有些地方在認識上存在“慣性”。一些地方長期重經濟輕環保、重發展輕保護,將發展與環保對立起來,將政績與民生割裂開來,關心的只是GDP數字增長,關心的只是地方經濟排名的光環。此外,地方黨委政府和相關部門的主體責任弱化和監管責任缺失,在一定程度上助長了違法主體屢教不改的“底氣”,影響了督察工作的權威和成效。
      整改不徹底,“老大難”問題始終未得到解決
      據了解,此次安徽公布的典型案例中涉及的問題,其中有不少是在此前省級督察中就被“點了名”的老問題,因為種種原因,長期以來一直沒能得到解決。
      六安市霍邱縣的城東湖、城西湖是淮河中游重要濕地和蓄洪區,2001年被批準為省級自然保護區。2019年,安徽省第二輪省級生態環保督察反饋意見指出,霍邱縣將霍邱東西湖省級自然保護區近11萬畝水面承包給某漁業公司用于漁業生產活動,影響群眾飲用水安全。2020年5月,六安市印發督察整改方案,明確要求對該漁業生產活動進行取締。但霍邱縣未予重視,仍默許這家漁業公司繼續經營至2020年9月。2020年12月,霍邱縣水產業發展中心單方面終止與漁業公司的承包合同。
      但此次督察發現,城東湖11萬畝水域實際仍由這家漁業公司管理,漁業生產活動依然存在。
      宣城市敬亭山國家森林公園擁有豐富的野生動植物資源,1996年8月被原林業部批準為第一批國家級森林公園。2020年,宣城市環敬亭山區域保護和管理聯席會議辦公室印發《關于加強敬亭山國家森林公園內葬墳、修墳立碑管理的通知》,明確要求國家森林公園內不再發生新的葬墳、修墳立碑等違規行為,并開展摸底整治和市級復核等工作。
      但此次督察發現,公墓仍在進行新墓地建設。此外,風景名勝區內的部分村莊改水改廁及污水收集處理問題長期未能解決,部分危房長期未得到改造或搬遷。
      不難看出,有的地方雖然已經反復接受督察“體檢”,也曬過整改清單,但整改落實并不徹底,與人民群眾的要求也還有差距。有的地方甚至“舊疾未除又添新病”。
      近年來,通過持續開展生態環保督察、“綠盾”自然保護地強化監督等工作,我國不斷強化自然保護地生態環境監管,嚴肅查處各類自然保護地違法違規行為,侵占和破壞自然保護地生態環境的趨勢得到有效遏制,但也必須清醒地看到,由于歷史遺留問題多、法律不健全、監管能力薄弱等原因,自然保護地違法違規問題尚未得到根本解決,部分地方還存在政治站位不高、保護為發展讓路、部門履職不到位、敷衍整改和假裝整改等問題。安徽此次自然保護地專項督察發現的問題,也為其他省份敲響了警鐘。作者:謝佳瀝
    国产一级婬片A片免费